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雪凉冰的博客

给您带来的是温暖和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新兵生活  

2012-01-15 22:03:56|  分类: 军旅生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 我们这些刚穿上军装还没有帽徽、领章的新兵,坐在北行的列车上,心里不免有一股说不出的喜悦和自豪。大家猜测着我们要去的部队营房在什么地方,有的看窗外的情景,有的看书,有的玩扑克,有的聊天,有的吃着发的面包,我们剩下的就扔掉了,以为部队的伙食会更好,有多是好吃的,接兵的同志捡了不少拿回去,.....我们都盼着快些到营房。我们乘的是挂在客车后面的火车车厢。过了二十多个小时,半夜车停下来,我们听见敲锣打鼓的声音,我们下了火车跟着老兵走,半个多小时到了营房,(是个山沟里的营房)夜晚看不清。第二天早上起床号响了,带兵的排长喊:起床,快!快!到外面集合,我们赶忙穿衣服跑到外面,衣服扣子和鞋带还没结好,排长就下达口令:集合,立正,向右看齐,向前看,向右转,跑步走,这口令是一连串下来的,我是排头,我们顶着星星,迎着嗖嗖的寒风在营房外边的公路上跑步。天渐渐的亮了,啊!看看营房是是着落在一个山沟里,北面是一座蜿蜒起伏的大山,问了排长知道是五龙山,我们昨夜下车的地方个叫五龙背的小镇。我们的营房是抗美援朝回国后建设的,那时候国家的经济条件较差,营房的墙是用土坯垒起来的,外面抹上白灰就成了一栋栋的营房。

     六点收操开始洗漱,我们要到里连队营房将近二百米的土井去担水,井口的四周早已结了冰,幸亏水面离井口不远,用扁担的勾子勾住水桶,在井里把水提上来,担回去。我们全排的三十多名同志住在三十六平方米的房间里,上下两层铺。不能在室内洗脸,当时正当寒冬,我们分别把水倒入洗面盆里,待刷完牙的时候,脸盆里的水已经在周围长了冰芽。就是这样我们用带冰茬的水洗脸,擦脸的毛巾已经冻硬了!

   哦,原来我们是在新兵连进行新兵集训,集训结束后才能分配到各自的连队。我们没有武器,每天的训练科目是,徒手队列训练,立正,稍息,齐步、正步走......。

   入伍的第一个星期天,早饭前排长宣布,今天休息,从一班开始分别去连部理发,其实我们新战士入伍前都是刚刚理完发的,吃完饭有的人说,我的头发不长,不用理了,排长端着烟斗乐呵呵的说,你不理发我让人给你的几根头发薅了去,班长瞪了他一眼说,哪那么多的废话,让你理你就理去。结果我们都违心的被剪去了头发,成了一群光瓜蛋,晚上就寝的时候看着露在被子外面的一各个光瓜像是一群小和尚,都忍不住的笑。晚九点熄灯了,班长说:“笑什么笑!不许出声,睡不着的也要闭着眼睛。”后来知道理光头是适应战备的需要,如果负伤了容易包扎,免得伤口感染。

  排长李金海是1968年入伍的,吉林人,特别突出,入伍第二年就提升为排长。他几乎总是乐呵呵的,叼个烟斗,特别和气,是他把我从家乡接到部队,我们也特别好,有一天他说要到前面去了,(就是大部队执行任务的地方)分兵后咱们可能不能在一个连队。我去送他,我见他骑着一匹红色的马向我挥了挥手走了,当时我的眼泪流了下来。

 班长教我们整理内务,就是要把被子弄的整整齐齐,要像豆腐块一样。我们班长矫振东是1968年入伍的老兵,是我们全师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。那时委派我为(是没下命令的临时的)新兵副班长。班长对我特别好,很严格,要把我敲打成个好兵。处处要我做在前头。

    开饭号响了,有个常凤江的内务弄不好,班长对我说:“副班长,你是负责内务的,你们两个现在整理内务,弄好了再去吃饭。”等我们两个整完了内务去吃饭时候,食堂里的饭已经被吃光了。这天我们俩个没有吃上早饭。(当时我们步兵的每天粮食标准是一斤五两七,主食是大米与高粱米和煮的二米饭,辅食是每人一勺白菜汤,或是一勺豆腐炒萝卜条,这帮年轻人哪里能够吃。

   常凤江是我们同村的老乡,母亲在他几岁的时候就去世了,爸爸带着他和弟弟生活。家庭特别贫寒,几辈子都没念过书,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临入伍时他爸爸把他带到我面前对我说,他没出过远门儿,没有文化,我把他交给你了,你在部队里一定照顾他。

新兵生活 - 风雪凉冰 - 风雪凉冰的博客

(我和常凤江在一九七一年初春)

  那时部队还有不少的文盲战士,有的打过仗的老干部还不识字的,解放军是个革命的大学校,在这里可以学习,常凤江没上过学,一个字也不识,不知道左右,军事训练的时候很吃力,我就一点点的告诉他,告诉他左与右,教他拿笔、写1、2、3、4、5、写自己的名字。他就像是我的小弟弟一样,让我带着他,离不开我,连队领导知道他的情况特殊,就把他放到我的身边我要时时照顾他。   

    我们的部队当时的迫击炮和重机枪是用马驼着的,因此有(马号)饲,养室、饲养员、驭手。国家当时从农村征来了很多的谷草发给部队,每包有一百多斤重,要我们扛着运到一百多米的地方上垛,我的脖子上长了一块痈疮,开始红肿逐渐从里面化脓,我用一块纱布包扎,已经化脓有血脓经常渗出,特别的疼,天气寒冷伤口有些受冻,我尽量不让别人知道我的痛苦,和战友们一起扛草包,那时我们经常说的口号是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,我努力要比别的同志扛得多几趟,草叶子和草沫子还有尘土落入伤口里 弄得很脏。这些脏东西与脓血粘在纱布上,非常难清理,多少天不愈,自己经常告诫自己要以欧阳海、雷锋,王杰,邱少云等革命前辈为榜样,有点痛苦也要轻伤不下火线,那时的我就是这样默默的完成各项任务。

  我们盼着早日结束集训,分配到自己的连队,集训结束后我被分配到了二营六连。   

  当时部队都在备战,我们部队是在执行国防施工任务,听说是很紧张的,在临回来之前我们营里的卫生员去工地送水的时候翻车牺牲了。指战员们带着沉痛的心情归来了,我们排队去迎接战友们凯旋归来,我们见到连长的时候,连长问,谁是冯学良?我向连长敬了个礼:“报告,我是冯学良。”连长是个大高个子,他还礼后说:“我是连长,你也是连长,咱们俩一样。”他的一句玩笑话说的我脸红了,当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看来他是知道我入伍前是民兵连长了。

 连队回来的第二天我们就分兵了,我被分到了炮排60炮班,班长就是新兵集训时的班长矫振东同志。我们班有十二名同志。其中我们五名新战士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6)| 评论(6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